作者:ybtyapp

排球迷注意!军运会决赛中国女排对战巴西!CCTV5直播时间有调整

2019世界军人运动会进行得如火如荼,截止21日晚,中国代表团已经狂揽41枚金牌16枚银牌13枚铜牌,高居金牌榜奖牌榜第一的位置。不同于4年前略显低迷,此次2019年本土作战,套用最近比较时髦的一句话,那就是力争每个项目都“升国旗,奏国歌”。对于中国女排姑娘们来说,中国女排对战巴西同样不会例外,军运会上一路过关斩将,豪取4连胜,成功杀进决赛,为的就是冠军。中国女排决赛的对手是卫冕冠军巴西女排。

随着比赛的进行,各支球队的状态也越来越好。不过这并没有难为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女排半决赛依旧是干净利落的3-0,而且3局仅仅让对手合计拿到29分,可以说中国女排赢得摧枯拉朽。如此的好状态,即使面对卫冕冠军,中国女排丝毫不惧,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升国旗,奏国歌”。值得一提的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特罗德军运会女排决赛,直播时间略有调整,不在是半决赛的20:00,而是提前到19:30的黄金时段,排球迷不要错过精彩的比赛。

本次军运会,中国女排的表现堪称完美。小组赛首轮,面对美国女排,中国女排打出酣畅淋漓的进攻和稳健的防守,3-0完胜对手。随后对战两连冠的巴西女排,中国女排稳扎稳打,再度取得一个3-0的完美结果,将巴西斩落马下。小组赛末战,面对加拿大女排,中国女排依旧打得非常轻松,又是一个3-0拿下对手,其中第二局单局仅让对手得了5分。半决赛,面对实力强劲的德国女排,中国女排越打越放松,25-12、25-8、25-9,轻松拿下对手,强势晋级到决赛当中。

军运会女排赛事,中国女排以八一女排为班底,队内不乏袁心玥、刘晏含、杨珺菁、高意等好手,又招徕李盈莹、段放、陈馨彤等强力内援,参赛阵容可谓豪华。纵观此次军运会,李盈莹主攻第一选择,袁心玥副攻当仁不让,刘晏含主打接应同样出彩,杨珺菁替补席稳定军心,四大世界冠军联手助力中国女排一路赢下来,期待,今晚的比赛,中国女排拿下对手,一扫前耻。

说起对手巴西女排,近两届军运会可谓是大放异彩。2011年里约军运会,女排决赛巴西女排主场作战,打得非常顽强,3-1强势拿下中国女排取得冠军。2015年闻庆军运会,女排决赛再度迎来中巴之战,兵败如山倒,错失首局之后,中国女排连败两局,以0-3的比分输给对手,再度饮恨。纵观前两届军运会巴西女排取得的成绩,已然表明巴西女排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这次中国女排碰到难题了。

不过对于中国女排来说,依旧是充满信心。别忘了,小组赛当中,中国女排与巴西女排相遇过一次,那时,中国女排3-0完胜对手。还有就是,和4年之前截然不同,此次军运会,中国女排主场作战,而且阵容豪华,为的就是这块错失两届的金牌。这一次,期待中国女排一扫此前的颓势,面对巴西女排能够一路赢下去。连赢15局,豪取5连胜,才是中国女排的唯一目标,期待中国女排再度加冕。

【科隆(Koln)】阵容近期战绩联赛排名未来赛事赛程球员名单转会_科隆足球俱乐部-159彩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特罗德

科隆第一足球俱乐部(德语:1. FC Kln)是一间位于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科隆市的足球俱乐部,於1948年2月13日成立,是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创始成员兼第一届冠军(1963/64赛季),球队共夺得三届德甲及四届德国杯冠军,包括1977/78赛季的双料冠军,是德甲成立初期最成功的球队。在80年代科隆队开始衰落,更於1999年首次降级,近来一直在甲乙组之间浮沉,2004/05赛季在刚降级后即夺得乙组冠军回升甲组。球队最著名的胜仗是1965年欧洲杯八强对英格兰的利物浦,首两场0-0和局,重赛踢成2-2再次平手,由於尚未有点球分胜负的条例,最终以掷毫决定,科隆队科隆足球俱乐部是目前德国18支甲级劲旅中成立最晚的球会,它成立于1948年2月13日。

六年之后,当联邦德国队在瑞士伯尔尼第一次夺得了世界杯赛冠军时,科隆足球俱乐部还处于百废待兴阶段。科隆足球俱乐部的前身为1901年成立的科隆波斯比俱乐部(Koelner Ballspiel Club)及1907年成立的舒尔茨07(Suelzo 07)两家球会。科隆队球衣采用红白二色,队徽则以科隆市内两幢大教堂为主题,这两幢教堂是欧洲最高的大教堂,所以在科隆足球俱乐部的全名及队徽上有No.1一词。在球会的成立典礼上,年轻的俱乐部主席科瑞默壮志凌云地宣称,10年之内成为德国冠军球队。当时大家对这番豪言壮语都不以为然。虽然科瑞默的许诺没有立刻兑现,但科隆队成立1年后便已晋身西部甲级联赛,亦即今日德国联赛的前身,这也令支持者大喜过望。科隆队在第一届甲级联赛(1949~1950)结束时排行第5。亦由那时起,科隆成了德国足坛雄居一方的诸侯。科隆足球俱乐部是1963~1964赛季参加首届职业甲级联赛的球队之一,而且俱乐部主席科瑞默也是职业甲级联赛发起人之一,另一位发起人是前联邦德国队主教练海尔博格。在第一届职业甲级联赛中,科隆队出手不俗,30战17胜11平2负,把第二名抛离6分之多,从容不迫地摘取了冠军王冠。首战告捷的科隆队乘胜前进,先后于1968年和1977年两次夺得杯赛冠军。在1977~1978赛季中,科隆队首战1:5惨败,所谓落笔打三更,大家以为科隆队将从此滑入低谷,谁知这一年竟是球队成立以来成绩最彪炳的一年,科隆队成为联赛和杯赛双料冠军,这是队员们献给球会30岁生日的最佳礼物。另一方面,这也是自德国联赛有史以来第3个双冠王,其他两支球会分别为沙尔克04队(1937年)和拜仁慕尼黑队(1969年)。其实,虽然科隆队夺得的冠军奖杯并不多,但它是除拜仁慕尼黑队外德国足坛最成功的球会,他们保持着10次晋身杯赛决赛的纪录,在10次决赛中,他们4胜6负。步入90年代,科隆队在德国足坛的地位有所下降,由于整个俱乐部政策方针十分混乱,即便使用有利特巴尔斯基、伊尔格纳、波尔斯特等名将,也未使全队位列中游的情况有所改观。

球队在1998年历史上第一次跌入德乙,此后球队一直在德甲和德乙之间徘徊。2004~05赛季,科隆队在以德乙第一名的成绩重回德甲,但球队在接下来的德甲联赛中依然难逃降级厄运,科隆足球队赛程科隆在08~09赛季在道姆的带领下重新回到德甲并保级成功,而道姆也在保级之后功成身退。2012年球队重新降入德乙,2013-2014赛季,球队夺得德乙联赛冠军,升级成功。2016-2017赛季,球队表现出色,获得联赛第五名的成绩,获欧罗巴联赛参赛资格。但在2017-18赛季,科隆排名德甲垫底再次降级。2018-19赛季,科隆获得德乙联赛冠军,重新升至德甲赛场。

什么是原型理论名词解释定义是?_考试资料网

荣格舍弃弗洛伊德的泛性欲主义,并将个体无意识进行改造而成为集体无意识,由此提出原型理论。原型是一种集体无意识,从早期人类…

全国2009年4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线月自考《美学》真题

是德国美学家席勒的著作,发表于1795年。书中第一次明确提出审美教育的概念,并对美育的性质、特征和社会作用作了系统的阐述…

美学之父是对德国理性主义哲学家、美学家鲍姆嘉登的尊称,荣格原型名词解释他在1750年出版的学术专著《美学》一书中,宣告了美学作为一门独立…

马克思是把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终极目的确立美育的基本任务。他认为“艺术对象创造出懂得艺术和能够欣赏美的大众&r…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容格

什么是原型(荣格)名词解释定义是?_考试资料网

原型是隐藏在诗歌意象背后的,荣格原型名词解释由诗人的自主情结负载的心理能量,原型本质上是神话形象。容格

福建省2008年10月自考《西方文论选读》线月自考《西方文论选读》线月自考《西方文论选读》线月自考《西方文论选读》真题

是路马时期朗吉弩斯写作的一篇文论文章,主要论文章崇高风格的构成要素、以及崇高风格形成的社会文化背景。

文艺模仿现实事物,现实事物模仿理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容格因而文艺与真理隔着两层,是模仿的模仿、影子的影子。

最新加拉塔萨雷球员名单

土耳其足球加拉塔萨雷队现任主教练是法蒂赫.特里姆(Fatih Terim),全队现役共有31名球员;其中加拉塔萨雷守门员共有2名,分别是01号的费尔南多.穆斯莱拉、加拉塔萨雷球员名单34号的高卓克、前锋球员3名,分别是09号的拉达梅尔·法尔考、23号的F.弗罗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莫德斯特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莫德斯特28号的杰西、以下是详细的2019-2020赛季加拉塔萨雷阵容名单;

注:n表示球员在球队中的球衣号;点击加拉塔萨雷球员名单头像链接查看该球员的详细信息;最新加拉塔萨雷球员名单查询地址:

足球之夜-足球赛事赛程表,足球比分直播、比赛视频录像;NBA篮球赛事赛程,NBA直播吧,NBA录像视频信息;

德斯特家族与纽约世贸中心的恩怨史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莫德斯特

德斯特家族(Durst)的故事始于约瑟夫·德斯特(Joseph Durst)。他本是一名裁缝,1902年,他只身离开了如今的波兰所在地,来到了美国纽约,身上的全部财产仅有3美元。在接下来的10年时间里,他和人共同成立了服装公司德斯特和鲁宾(Durst & Rubin)。约瑟夫于1915年在曼哈顿的服装区(Garment District)购下了自己的第一处房产,这成为其日后庞大家族财富的基础。

约瑟夫和他的妻子罗斯(Rose)总共育有五名子女;其中三人追随父亲进入了家族企业工作。长子西摩(Seymour)令德斯特家族的事业一飞冲天,他以化名四处收购小幅土地,最终整合成多处适合进行大规模开发的地块。

“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男人——寡言、谨慎、低调,”杰里斯·派尔(Jerry Speyer)说。派尔是纽约房地产公司铁狮门(Tishman Speyer)的两位合伙创始人之一,这家公司旗下的资产包括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和克莱斯勒大厦(Chrysler Building)。“西摩在整合房地产之类的事情上胆识过人。”他说。

西摩的私人生活充满了悲剧色彩:1950年,他32岁的妻子伯妮斯(Bernice)从位于斯卡斯代尔的住所楼顶跳楼身亡,留下四名年幼的子女(次子道格拉斯当时仅有6岁)。西摩终身没有再婚,他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房地产事业和各种个人业余爱好中,其中也包括对政府无理的侵占行为进行抗议。为此,他专门成立了一间“合理修建世界贸易中心委员会”(Committee for a Reason- able World Trade Center),意在反对纽约港务局(Port Authority)对世贸中心地段(如今则由德斯特家族负责经营)的开发。1968年,该委员会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刊出了一整版的广告,现在看来让人不寒而栗:广告中描绘了一架飞机冲向世贸双子塔大楼高层部分的画面。广告的用意倒不是预言一次,而是在批评双子塔可能对飞机导航及电视信号的接收造成干扰。当然,他们之所以反对这个项目,还有其他原因:虽然如今已是寸土寸金,但在70年代初期,世贸中心只是一处由政府出资兴建、面积1,0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场所,当纽约经济进入痛苦的衰退时期,这栋建筑就被廉价抛入市场。德斯特家族针对世贸中心的抗争,为日后一场声势更为浩大的公开争斗埋下了伏笔。当时,数家大型开发商默默瓜分了整座时代广场的数十处地产,而德斯特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租户中有一部分来自社会底层群体,当中不乏脱衣舞、“按摩院”以及其他那些必定能在70年代的现实主义影片里找到的各类不良行当的经营者。到1984年时,单单是42街的一个街区上,每年就有2,300起犯罪案件发生。就像建世界贸易中心的时候一样,也有家准政府实体试图改变游戏规则——他们下令对该地区进行耗资达26亿美元的重建工程,同时给予开发商2.4亿美元的税款减免,但是他们却将开发权发放给了另一位房地产大鳄乔治·克莱因(George Klein)。德斯特家族再次揭竿而起,发起了三场诉讼,据说还为另外40余场诉讼提供了资金支持(德斯特家族否认了这一传言),并且煽动公共舆论。(西摩于1988年时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说不定到时候这一整栋新的办公场所只会为贩毒及其他非法勾当提供更多的消费者,把这里变成世界上最为臭名昭著的街区之一。”)也多亏了当时的疲软经济,他们最后成功地将重建工程拖过了几乎整个80年代。接着,到了1994年,随着房地产市场日渐繁荣,他们也伺机而动。道格拉斯从克莱因(当地的政府指定开发商之一,也是德斯特家族的诉讼对象)手中买下了开发权,顺便赚到了共计1亿美元的免税额度,而该家族之前曾极力反对这项优惠政策。“的确,这挺讽刺的,”德斯特在当时接受《纽约观察家》(New York Observer)采访时如此说道(这与如今他对世界贸易中心工程的评语同出一辙),“但我们并没有真正享受这项税收优惠。如果真的有这么回事,我们肯定会用的。”坐落于42街的时代广场四号(Four Times Square),是该家族修建过的规模最大的工程,也是道格拉斯的最爱(西摩于1995年去世后,道格拉斯顺理成章的成为他的接班人;其兄长罗伯特则离开了家族企业)。他把原本落户于麦迪逊大道的康泰纳仕集团变成了自己的招牌租户,将时代广场迪士尼化的行动也迅速展开。“这是一个神奇的家族,”自1986年以来一直担任纽约房产局(Real Estate Board of New York)局长的史蒂夫·斯皮诺拉(Steve Spinola)说,“他们引发了很多争议?我认为,如果你没有什么争议性,那说明你在自己的行业里并不杰出。”这栋建筑于1999年落成后,德斯特家族转而将精力放到了他们在毗邻地区拥有的一批地产上。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找到德斯特家族,希望在这一地区修建一座公司总部大楼,他们愿为工程提供50%的资金支持,并且允诺租用大楼内的大部分空间。最终坐落于布莱恩特公园1号的美国银行大厦(Bank of America Tower)总共耗资20亿美元,这幢51层摩天大楼的楼顶采用了高达300英尺的尖塔设计,是北美地区第一座获得了LEED白金级认证的建筑物,配备有楼顶堆肥设施、高科技的空气过滤系统和独立的供暖及发电设备。到2010年大楼落成时,德斯特家族已然坐拥曼哈顿地区共计1,0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场所,另外还有150万平方英尺的住宅建筑在出租中——在一个负债率达50%都被视为保守的行业里,德斯特家族的负债率却还不到30%,这要归功于他们主要使用自有资金进行建设的悠久传统。其后,他们又迎来了机会重新打造国家级的标志性建筑——那栋他们抗议了40多年的大楼。若要搞清楚德斯特家族是如何拿下世贸中心一号楼项目的,就要将时间追溯到10年前,从头回顾一段纽约历史上最为波澜壮阔、争议连连的房地产传奇(而且考虑到曼哈顿最早是殖民者用珠子等廉价玩意儿从当地土著手中骗取过来的,这也多少说明了一些问题)。就在2001年9月11日的六周以前,纽约开发商拉里·西尔弗斯坦(Larry Silverstein)与纽约港务局签订了一份双子塔的租约,价值共计32亿美元,有效期为99年。他所支付的月租金为1,000万美元——只要他的租户们向他支付的房租超过这个数字,他就能从中牟利。双子塔惨遭撞毁后给西尔弗斯坦留下了每年高达1.2亿美元的财务黑洞,但凭借46亿美元的保险金赔付,他也因此对重建计划拥有极大的发言权。波兰出生的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起草了一份修建5座新塔楼的蓝图,其中包括一座全新的世贸中心一号楼,高度用了具有象征意义的数字:1,776英尺。但是这个计划很快就化为泡影,两名工程师(里伯斯金,后来则是西尔弗斯坦亲自指名的大卫·蔡尔斯)、25个政府办事处以及一干政治家们都卷入一场纷争。“各方机构之间产生的分歧,让项目停摆了整整一年。”里伯斯金说。2006年4月28日,这一僵局终于有所突破。同年11月,西尔弗斯坦退出了开发商行列。即便算上拿到的保险金,他手里的钱依然不够来支撑这个项目,甚至连边儿都不沾。纽约港务局说服时任州长乔治·帕塔基(George Pataki)相信他们更能胜任这项工程,并在向西尔弗斯坦支付了2,150万美元后取而代之。很难想象还有比这难度更高的建筑工程了。不光施工现场是一处被神圣化且被赋予了诸多情感寄托的地点,工程中所涉及的技术问题也十分众多。比如说,在为打地基做准备的时候,工人们只能使用鹤嘴锄和铁锹,靠人力来挖掘地面,以防破坏纽约的地铁线路和通往新泽西州的跨哈德逊河轻轨(简称PATH)。工程刚开始的几年一直在进行地面以下作业,在旁观者看来工程似乎毫无进展,但实际上却是花钱如流水。2008年,时任州长大卫·帕特森(David Paterson)任命克里斯·沃德(Chris Ward)为新的港务局局长,这可以算是帕特森碌碌无为的任期期间难得的几项英明决策之一。“我们都很清楚,港务局的综合实力并不足以建造出全美最大、最昂贵的写字楼。”沃德说道,他于2011年时离开了这家机构。在他的牵线下,共有五家开发商受邀参与了该项工程的投标。最后由德斯特家族,这个在几十年来令每一份世贸中心建设提案都遭遇流产的罪魁祸首,拔得了头筹。原因何在?因为他们拿出了一套最有利的财务安排方案,把物业费与为港务局节省的成本相挂钩,沃德如此解释道。并且,港务局要求所有参与投标的开发商都要拿出1亿美元入股新建的世贸中心,并且承诺签署一份为期99年的合约,但德斯特家族却使用了他们在以前的业务中开发出的一种有效策略开出了更为诱人的条件。另外四家投标方提出的价码都是常见的那种高额物业费加股份组合,而德斯特家族却抛出了一种“浮动式”估价法,规定他们所拥有的股份要到大楼的租出率达到92%或者到2019年时(以先到者为准)才能生效。这会带给他们足够的压力,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租金签下租户。开出这种条件帮助德斯特轻而易举地打败了所有对手,拿到了合约。“他们中选的真正原因在于港务局想要起用一家信誉良好并且愿意分担风险的私营开发商。”港务局一位负责监督世贸中心工程的高官斯科特·瑞驰勒(Scott Rechler)说道。道格拉斯·德斯特表示,这项策略并没有什么玄妙之处。他们有相应的财力、人力和专业知识来满足港务局的要求,并且基本不会为家族事业招来什么风险。“我们会把自己放在对方的立场上,用心揣摩能够打动他们的条件。”当德斯特家族介入之时,大楼的骨架已经大部分搭建完毕,但是它最后的形态依然是由德斯特家族打造的。他们监督工程末期作业所得的管理费中包括一笔1,500万美元的款项,外加帮港务局实现成本节约后的提成——对2,400万美元以内的开支缩减抽取75%的提成;如果超出2,400万美元,则抽成按比例递减。在这一条件的激励下,德斯特家族大刀阔斧,目前成本节约指标已经完成了大半:通过对一些细节的修改就已经省下了1,450万美元的成本,比如将原来的楼顶通风改为侧壁通风,还取消了广场里的不锈钢楼梯。与此同时,由于港务局叫停了在408英尺高的楼顶尖塔使用高科技围壳,于是他们向港务局施压,要求分得因此节省一部分成本。德斯特家族坚称,如果不加任何外层,天线和广播设备就全都裸露在外。在赚了些块钱之后,德斯特家族转而开始放长线钓大鱼。根据他们与港务局签订的合约,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大楼每签下一名新的租户,德斯特家族便可从该租户缴纳的第一年租金中分得8%至13%。世贸中心一号楼由此成了一笔低风险的赌注,足以为家族的后世子孙们提供一份稳定的收入。特别是在旗下拥有的其他物业还能不断带来租户资源时,德斯特家族世贸中心这个项目就显得更加划算。德斯特家族的第一步行动就是说服他们在时代广场写字楼的招牌租户康泰纳仕集团在一号楼内租下1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场所——相当于整座大楼内部面积的三分之一。这对德斯特家族而言是一笔现成的买卖,对康泰纳仕集团而言则是一笔友情价交易——他们把租金的报价压低到了每平方英尺60美元,而市中心同类地段的租金最低都在每平方英尺75美元以上。康泰纳仕集团的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约翰·贝兰多(John Bellando)说:“我们与德斯特家族之间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稳固。”德斯特家族也乐于接受那些过去经常被他们嘲弄的政府租户——总务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这次就在世贸中心一号楼里租用了27万平方英尺的空间。除此之外,出于安全考量,加上经济大环境的不景气,德斯特家族就只另外签了三家新的非政府租户。有了这五家租户,再加上一家将在此开设一座三层旅游观景台的酒店集团,一号楼的租出率就达到了56%。这座大楼每年的物业费并不不是特别高——每平方英尺收费65.5美分,今年的总额仅有210万美元左右。但这是一笔每年都会稳步增加的年进项,也是德斯特家族很容易就能通过现有规模和人力拿到手的收入,同时还能为家族的品牌增光添彩。至于他们投入1亿美元换来的大楼一成股份,德斯特家族预期在短短几年内就能回本,届时一号楼的租出率将达到100%,年租金有望超过20亿美元。“就长期而言,它在未来20年里带给我们的回报非常低,”道格拉斯说,“但是我们总是把目光放得更长远。”而且他们终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德利城足球俱乐部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德利城足球俱乐部(英语:DerryCityFootballClub,爱尔兰盖尔语:CumannPeileChathairDhoire)是位于北爱尔兰第二大城市伦敦德里的足球俱乐部,现时在爱尔兰共和国的FAI爱尔兰足球联赛(FAILeagueofIreland)中顶级的FAI爱尔兰超级联赛(FAIPremierDivision)参赛,是唯一来自北爱尔兰的成员。

德利城以白兰蒂威尔球场(TheBrandywell)作为主场球场,球队穿着红白直条球衣,而球队的绰号“糖果间条”(theCandystripes)亦源于此,亦被称为“红白军”(theRedandWhiteArmy)或简称队名为“德利”(Derry)或“城”(City)。

成立于1928年,德利城最初参加北爱尔兰本土的爱尔兰足球联赛(IrishFootballLeague),于1964/65年赛季更赢得联赛冠军。1971年保安当局机于北爱暴力冲突而禁止在白兰蒂威尔球场举行比赛,球队需要前往30英哩外的科尔雷恩(Coleraine)进行“主场”比赛。翌年保安当局彻消对白兰蒂威尔球场的禁令,但联赛其他球队坚拒前来作赛,失却主场的德利城惟有退出联赛。

经历13年只能在本地初级联赛参加周末早晨比赛,德利城转投爱尔兰的爱尔兰足球联赛(FootballLeagueofIreland),于1985/86年赛季加入新组成的甲组联赛,翌年获得甲组联赛冠军而升级上超级联赛,自此一直逗留在顶级联赛的行列。1988/1989年赛季德利城赢得本土三冠王,而于1996/97年再夺得超级联赛冠军。

被涂掉“伦敦”,只余“德里”的路牌德利城成立于1928年,球队决定不采用所在城市的官方名称-伦敦德里-作为球队名字,同时亦反对承接当地之前的最主要的球队德利凯尔特人(DerryCeltic)的名字,以期可以吸纳市内更多不同阶层的球迷。德利城于1929年以职业球队身份获准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IrishLeague),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特罗德并获伦敦德里市政府(LondonderryCorporation)准许使用市立的白兰蒂威尔球场(BrandywellStadium)。德利城获得首项重要的荣誉是于1936年赢取城市杯(CityCup),他们于1937年再赢多一次,但在1949年前再没有夺得任何主要锦标,当年德利城击败格伦杜兰(Glentoran)赢得首次爱尔兰杯(IrishCup)冠军。德利城于1954年再次击败格伦杜兰赢得第二次爱尔兰杯[9],自1961年德利城因职业球员取消薪金上限而转为业余球队,但德利城再于1963年第三次获得爱尔兰杯冠军,同年亦夺得北爱尔兰金杯(GoldCup)。德利城因而获机首次踏足欧洲赛场,参赛1964/65年欧洲杯赛冠军杯,两回合累计以0-5负于布加勒斯特星队(SteauaBucharest)。

德利城赢得1964/65年爱尔兰足球联赛冠军,翌年出战欧洲冠军俱乐部杯(EuropeanCup),初赛圈两回合累计8-6(3-5、5-1)淘汰利恩(FKLyn),成为首支取得在欧洲赛场两回合累计胜仗的爱尔兰联赛球队;晋级第一圈的德利城对安德莱赫特(Anderlecht),首回合作客惨败0-9,次回合原本轮值返回德利城的主场作赛,但北爱尔兰足球协会(IFA)突然宣称白兰蒂威尔球场不合规格而取消比赛,德利城遂以首回合的比数被淘汰,事实上在初赛圈这球场已曾用作比赛场地。德利城怀疑这件事背后有教派意识动机,由于他们位于一个民族主义为主的城市,大部份支持者为天主教徒;而“IFA”则位于贝尔法斯特,是新教徒北爱尔兰的文化中心,故此广泛认为“IFA”希望由一队传统的联合主义球队代表出赛,德利城与北爱尔兰足球协会的关系迅速恶化。

公民权运动在德利城历史起首的40年,于比赛中并无重大的宗教派别冲突事件发生,但自从1969年的公民权运动由初时的反对北爱尔兰政府发展到社区的暴力,引发长达30年的北爱尔兰暴力冲突。不管社会及政治的不安,德利城继续表现出色,于1970年晋级爱尔兰杯决赛,不幸以0-3不敌造酒厂(Distillery)而屈居亚军。而围绕白兰蒂威尔球场聚居的民族主义忠实支持者发动多宗严重暴力事故,导致无数联合主义者支持的球队不情愿到这球场比赛。北爱尔兰皇家警察(RoyalUlsterConstabulary,简称RUC)裁决在这个区域进行比赛是不安全的,但当地并没有可用的球场代替,德利城惟有到30英哩外由联合主义者控制的科尔雷恩(Coleraine),在展览场球场(Showgrounds)进行“主场”比赛。这情况一直由1971年9月维持到1972年10月,当德利城面对球迷缩减(大部分德利城球迷除政治因素外,亦不愿意长途跋涉到科尔雷恩)及财务紧迫而正式申请返回白兰蒂威尔球场,虽然治安当局最新的评估判定白兰蒂威尔球场并不比其他联赛球场危险,并解除封场禁令,但北爱尔兰社会越演越烈的教派冲突开始影响足球的敌对关系,德利城的申请在联赛其他球队的投票中因一票之差而未获通过。 继续没有主场令到德利城无法维持,最终于1972年10月13日黑色星期五,因球队的民族主义背景而被牺牲及排斥情结迫使退出联赛。

德利城在被称为“茫然岁月”(wildernessyears)的13年间维持初级足球比赛,在当地的“周末早晨联赛”(Saturdaymorningleague)进行比赛,并寻求重返爱尔兰足球联赛[18],惟每次当德利城提名白兰蒂威尔球场作为主场球场,爱尔兰足球联赛当局即拒绝其申请。怀疑因宗教教派纷争而被拒门外,德利城认定申请无望,决定转移注意力到其他地方。

自由德里1985年德利城申请加入爱尔兰辖下重组的爱尔兰足球联赛(FootballLeagueofIreland),继续以白兰蒂威尔球场(Brandywell)作为主场球场。这次迁移会籍需要获得北爱尔兰足球协会(IrishFootballAssociation,简称IFA)及国际足球协会(FIFA)的特别许可,但最终德利城仍于1985年以半职业(semi-professionals)球队的身份,顺利获准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新组成的甲组联赛中角逐。由于白兰蒂威尔球场位于坚定的爱尔兰共和主义者聚居的地区,一度称为“自由德里”(Fr

eeDerry),本地社区传统上对北爱尔兰皇家警察(RoyalUlsterConstabulary,简称RUC)抱着怀疑的态度,机于由“RUC”维持秩序,情况只会更坏,德利城获得欧洲足球协会(UEFA)的特别批准,于球队比赛期间可以自行管理球场的秩序。这项政策直到现在仍然继续实行,并且运作良好,加上德利城参加爱尔兰的联赛,导致德利城成为一支爱尔兰民族主义球队的象征,使球队原来或潜在很多的新教徒球迷逐渐疏离。德利城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体系后,于1985年9月8日于主场白兰蒂威尔球场首次迎战来自都柏林的家乡农场(HomeFarm),作爱尔兰足协联赛杯的比赛,主队3-1获得胜利,德利城重返高级足球赛的首仗吸引大量观众。这季稍后时间,德利城转为全职业后,两回合累计6-1击败朗福镇(LongfordTown)夺得爱尔兰甲组联赛盾(LeagueofIrelandFirstDivisionShield)。翌年的1987年德利城更赢取甲组联赛冠军,可以升级到超级联赛[23],自此一直逗留在顶级联赛中角逐。德利城晋级1988年的爱尔兰足协杯(FAICup)决赛,但以0-1不敌登克尔克(Dundalk)而屈居亚军。1988/89年赛季德利城因为财务困难而恢复半职业模式,但在吉姆·迈克劳林(JimMcLaughlin)带领下成为本土三冠王:夺得超级联赛、爱尔兰足协联赛杯及爱尔兰足协杯冠军。德利城获得1989/90年欧洲冠军俱乐部杯的参赛资格,首圈碰上两届冠军本菲卡,两回合累计1-6被淘汰出局。

自1989年后,德利城在1996/97年赛季赢得超级联赛冠军;但期间三次屈居亚席。他们亦于1995年、2002年及2006年分别夺得爱尔兰足协杯(FAICup)冠军,而在1994年及1997年获得亚军;同时亦赢取六届爱尔兰足协联赛杯(FAILeagueCup)冠军。

遗憾地德利城亦遭受财务问题的困扰,于2000年因为未能支付税款而几乎破产,得当地的名人及居民展开广泛的筹款运动以挽救球队免于消失。德利城并且举办瞩目的友谊赛,对赛球队包括凯尔特人曼联巴塞罗那皇家马德里,以筹集额外资金。这些行动使到德利城可以继续运作,但困难仍然持续,2003年德利城在联赛仅排第9位,需要与东北部本地敌对球队,来自多尼戈尔(Donegal)的费恩夏普(FinnHarps)进行主客两回合的留级/升级附加赛,以决定是否可以保留超级联赛席位。

首回合作客赛平0-0,次回合返回白兰蒂威尔球场,于加时后仅胜2-1,保留顶级联赛席位,避免事情进一步恶化。

德利城队员在2006年爱尔兰足协杯准决赛对斯莱戈前列队欢迎球迷当德利城的财务回复正常后,于2004年成为首支爱尔兰球队获欧洲足协颁发UEFA超级牌照(UEFAPremierLicence)。德利城回复职业球队的身份,而其状态亦继续改善[32],于2005年夺得亚军席位。由于德利城于同年获得爱尔兰足协联赛杯冠军,使其首次获得参赛2006年跨界的塞坦塔杯(SetantaCup)的资格。

德利城亦获得2006/07年欧洲足协杯外围赛的参赛资格,先在第一圈以累计2-0(1-0、1-0)淘汰哥登堡;再于第二圈以累计7-3(5-1、2-2)大破格雷纳而获晋级第一圈淘汰赛。德利城面对巴黎圣日耳曼,首回合主场0-0力保不失,次回合作客巴黎0-2不敌而出局。

2006年德利城再次获得超级联赛亚军,更夺得爱尔兰足协杯及爱尔兰足协联赛杯两项杯赛双料冠军。德利城再次获得翌年塞坦塔杯的参赛资格,更因超级联赛冠军舒尔本(Shelbourne)未获欧洲足协参赛牌照,德利城取代其参加2007/08年欧联第一圈外围赛,并获准加入于2007年重组的FAI爱尔兰超级足球联赛。德利城足球队

德利城未能闯过欧联第一关,于第一圈外围赛两回合累计0-2负于普尼克(Pyunik)。2007年赛季虽然季前成为联赛夺标大热门,但结果只获得令人失望的第7位,惟德利城赢得其第八次爱尔兰足协联赛杯冠军,决赛于白兰蒂威尔球场以1-0击败波希米亚人(Bohemian)。

当1929/30年赛季德利城首度参加联赛时穿着紫红身蓝袖球衣和白裤,直到1932年球队改穿白球衣黑裤,这款球衣于1934年被现时传统的红白直间“糖果间条”(candystripes)球衣及黑裤所取代,这款式源自谢菲尔德联(SheffieldUnited),由比利·吉莱斯皮(BillyGillespie)引进。比利·吉莱斯皮是伦敦德里附近多尼戈尔郡(CountyDonegal)的本地人,于1913年到1932年期间效力谢菲尔德联,是球队于1925年夺得英格兰足总杯冠军的队长,曾25次代表爱尔兰,是家乡的英雄人物,他在1932年离开谢菲尔德联加盟德利城担任球员兼领队,德利城在两年内更改球衣款式以表扬他在谢菲尔德联的成就。

德利城自此一直穿着红白直间球衣,只在1956年到1962年曾经穿着琥珀色球衣黑裤,而1962年以后的变化只是“包糖纸”间条的阔窄。球衣原本配衬黑袜,其后改配白袜,间中如与对手撞色而改穿红袜。同样地,1970年代初及1985年曾采用白裤,如同黑袜一般,在与对手撞色时亦会穿着白裤。而作客的球衣则曾采用白、深蓝及绿间、黄、白及浅蓝间及黑色等。德利城的球衣过去曾有很多不同的供应商,包括爱迪达(Adidas)、“Avec”、“Erreà”、“Fila”、“LeCoqSportif”、“Matchwinner”、“ONeills”“Spall”及现时的“ONeills”。而商业赞助印于胸前的标志则包括“Northlands”、“WarwickWallpapers”、“FruitoftheLoom”、“Smithwicks”及“AssetCo”;而出现在衣袖的标志包括“TrinityHotel”、“TigiBedHead”及“TigiCatwalk”;于2007年,本地传媒“Q102.9”及“DerryNews”的标志印于球衣背部颈部下方,而胸前的标志是“MeteorElectrical”。

在1986年引进会徽前使用伦敦德里的纹章作为会徽在参赛北爱尔兰足球联赛(IrishLeague)整段岁月或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首季的大部分时间,德利城并没有在球衣上展示会徽,反而在俱乐部的纪念品如领巾、帽及徽章等则会采用德里的纹章,该纹章为盾形,象征符号有下方黑色背景的一副骸骨及三塔城堡,而上方白色背景有红色圣乔治十字及一把剑。十字及剑是伦敦市的标记,十字中央嵌上爱尔兰竖琴,代表两个城市之间的联系,德里在英国法律的正式名称为“伦敦德里”,而且德里是由伦敦市同业公会(liverycompany)的“皇家爱尔兰学会”(TheHonourableTheIrishSociety)在“阿尔斯特殖民”(PlantationofUlster)政策时期建立的;城堡可能是于1305年由当地古老诺曼人迪·布尔卡(deBurca)家族所建造;而骸骨相信是同一家族的一名骑士于1332年在城堡的土牢被活活饿死[55];其下还附有拉丁语格言:‘Vita,veritas,victoria’,意指‘生命、真理、胜利’。

德利城首个正式会徽,1986-1997年1986年4月德利城在当地学校举办会徽设计竞赛,获奖的设计来自圣可伦布书院(umbsCollege)的学生约翰·戴佛伦(JohnDevlin),于1986年5月5日当德利城在主场友赛诺丁汉森林(NottinghamForest)才作公开展示。新会徽亦作盾形,红、白及黑三色,上方描绘出横跨德里福伊尔河的福伊尔大桥(FoyleBridge)的简化图像,这座桥梁刚于1984年10月才启用,而下方为传统的红白直间饰以黑线框,中间加上足球表达俱乐部的本质,足球下方是俱乐部成立的1928年,正中的俱乐部名字采用“Impact”字体显示。

福伊尔大桥的新颖随着年月的增长而消退,这个会徽一直使用到1997年7月15日才告结束,德利城的新会徽在当日于兰斯当路体育馆(LansdowneRoad)与凯尔特人(Celtic)进行季前友谊赛时作公开展示。新会徽仍然作盾形,红、白、黑三色,采用现代化的极简主义设计,取消福伊尔大桥的形象,再没有加入任何伦敦德里著名的文化地标或事物作为会徽的元素;但保持中央的足球设计;将成立年份移上,置于俱乐部名称之下,采用时尚的名为“IndustriaSolid”无衬线(sans-serif)字体,在红色的背景作反白显示;而著名的红白直间则改成在会徽的左半部为实地红色,而右半部则为没有黑线框的红白直间。

球场外的路牌被涂改成“randywellroad”德利城的主场球场是市立白兰蒂威尔球场(英语:BrandywellStadium,

爱尔兰语:TobaranFhíoruisce),位于德里沼泽区(Bogside)西南面的白兰蒂威尔地区,通常简称为白兰蒂威尔(theBrandywell),除举行足球比赛外,亦是当地的赛狗场,有一条椭圆形的跑道围绕球场草坪,球场草坪面积为111×72码,而球场的业权属于德里市议会(DerryCityCouncil),由市议会租借给德利城使用。 由于健康及安全条例的限制,白兰蒂威尔球场于举行欧洲足协的比赛时只能容纳全坐席的2,900名观众,但在平时的比赛日,开放立席阶梯看台后的总容量可达7,700人。弧形悬臂梁式全坐席的“新看台”(NewStand)于1991年建成,为补仍然不足的设施,球场计划耗资1,200万英镑改善,预计于2010年可完成容纳8,000名观众全坐席的工程。

由于德利城成立(1928年)及首次参赛联赛(1929年)的时间相当紧迫,球队一时间未能购置合适的球场,因此惟有联络伦敦德里市政府(LondonderryCorporation),即今日的德里市议会(DerryCityCouncil),要求租用白兰蒂威尔球场,这球场直到19世纪末仍有用作足球比赛。德利城获准使用白兰蒂威尔球场,一直营运到今天仍受当初皇家爱尔兰学会(TheHonourableTheIrishSociety)订定的租用规条限制,白兰蒂威尔球场必需用作社区的游乐用途,实际上德利城亦没拥有球场的业权,因此不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发展或出售,必需交由德里市议会作最后的决定。

1929年8月22日德利城在白兰蒂威尔球场进行首场比赛,以1-2负于格伦杜兰(Glentoran)。在1933年,有传闻德利城会购入位于河畔区(Waterside)的“BondsField”,但由于远离在城市区(Cityside),尤其是在白兰蒂威尔一带,已建立起的球迷群。德利城本来有机会购入德利凯尔特人的旧球场凯尔特人公园(CelticPark),但最终犹豫不决,直到10年后才被盖尔运动协会(GaelicAthleticAssociation)购入。而德利城亦决定不以1,500英镑购买米南公园(MeenanPark)。

在北爱暴力冲突时期政治动荡不安,保安当局害怕新教徒及联合主义者到访民族主义者占大多数的德里会造成混乱,因此白兰蒂威尔球场很多时不能作为德利城的主场球场。于1970年及1971年德利城就需要在贝尔法斯特敌方的温莎公园球场(WindsorPark)对连菲特进行“主场”比赛。由于警方宣称民族主义者聚居的白兰蒂威尔地区对到访的联合主义者不安全,于1971年9月到1972年10月期间德利城需要利用30英哩外由新教徒占大多数的科尔雷恩(Coleraine)的展览场球场(Showgrounds)作为“主场”。当爱尔兰足球联赛拒绝解除白兰蒂威尔球场的禁赛令导致德利城退出联赛,白兰蒂威尔球场此后的13年再没有举行高级足球比赛,只有赛狗及初级足球的比赛。于1985年德利城获准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高级足球比赛才重现于白兰蒂威尔球场。

德利城争议地禁止在白兰蒂威尔球场进行比赛期间展示国旗,这项规定特别针对来自边界以南的客队球迷,不允许展示写上球队口号的三色旗等物品,惟当德利城代表爱尔兰出席欧洲竞赛时则不在此限。

白兰蒂威尔球场内支持德利城的球迷以爱尔兰的标准来说,德利城拥有相对地庞大及忠诚的球迷基础,是爱尔兰联赛中最受拥戴的球队之一,当德利城于1985年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时,首仗便有近万支持者蜂拥到白兰蒂威尔球场,德里虽然贵为北爱尔兰第二大城市,人口只有8万多人,而德利城的主场平均3,127名观众是2006年赛季中各队最高的入场观众人数[63]。2006年11月17日在赛季最后一仗对科克城(CorkCity),共吸引破纪录的6,080名球迷到白兰蒂威尔球场观看德利城这场1-0的胜仗。

在本土比赛时,德利城在作客时亦有数以车载的支持球迷随军出征。球迷于德利城在2006/07年欧洲足协杯的比赛作出强大的支持,约3,000名球迷远赴苏格兰的马瑟韦尔(Motherwell),在菲尔公园球场(FirPark)整场的比赛中吵个不停地观看德利城以5-1大破格雷纳[65][66];亦有超过2,000名球队到巴黎的王子公园体育场支持德利城对抗巴黎圣日耳曼;次回合返回主场比赛,大量未能购买到门票的球迷出尽法宝观看球赛,在距离球场不远的市立坟场开放给球迷在高处观赏比赛,而在球场围场外则泊满双层巴士让球迷在上层观战。

德利城以其独特的社区精神而闻名,球迷在球队的存亡及成败担当重要的角色。在2000/01年赛季德利城因债务而几乎结业,当地社区即自发展开广泛的拯救行动。在球队于2006年赛季获得双料杯赛冠军后,队长彼得·侯顿(PeterHutton)说:

“除了德里的市民没有人拥有德利城。五、六年前当球队水浸眼眉,接近结束的边缘。当时没有老色迷(sugar-daddy)、百万富翁或阿布拉莫维奇出来拯救球队。是这个城市及人们救了球队──市民、球迷、普通人;他们到处奔走拍门或带着筹款箱到酒吧收集捐款,用尽所有方法以求保存球队。德里是一个紧密结合的地方、一个细小的社区,每个人也关心自己的球队,这是我们仍有这支球队的原因。而本季我们所赢得的每项锦标全部归功于他们。”

同样地,现任俱乐部会长、前社会民主及劳工党(SocialDemocraticandLabourParty)及诺贝尔和平奖得奖人约翰·修姆(JohnHume)于1998年谈及俱乐部与社区之间的关系:

“自1928年成立以来,德利城成为德里社区生活的关键。在俱乐部的历史当中,“糖果间条”(Candystripes)为年青人及稍长的球迷提供运动的途径。俱乐部的历史与其所在的城市互相纠缠。俱乐部见证挣扎与排斥,转化为复兴与成功。在这俱乐部骄傲的人群反映这个城市的骄傲。德利城的球员与球迷是这个城市上乘的大使。今天,俱乐部,如同这个城市一般,带着美好的期待展望将来。现在所获得的成功,如果没有德里的市民,德利城将会一无所的。”

一幅壁画描绘出德利城与爱尔兰民族主义的关连,德利城的会徽在左下方;中间是大大的凯尔特人会徽;上方为三色旗及盖尔运动协会旗帜;右下为三叶草德利城的支持取决于地理环境及跨社会阶层,球迷既有来自工人阶级地区如白兰蒂威尔(Brandywell)及沼泽区(Bogside)等,亦有稍为富裕的地区如卡尔莫(Culmore)。而城市区(Cityside)一向被视为球队的传统的根据地,尤其是白兰蒂威尔地区,虽然河畔区(Waterside)亦有少量的支持者。俱乐部主要的支持者来自德里的爱尔兰民族主义社区,联系建基于地理,以及社会、文化及历史背景,使反对者可以利用作为建立一种特定身份的借口。德利城有小部分的支持者来自新教徒家庭,德里的教徒社区大部分对德利城是冷淡的,虽然小部分统一主义者及保皇派指责德利城为天主教及爱尔兰民族主义的象征。德利城参加爱尔兰共和国的联赛体系更令借口加深,有时新教徒的足球流氓会向接载德利城球迷前往边界或返回的巴士投掷火箭。德利城支持基础中少量的民族主义元素可见证足球运动成为加强宗教分裂。

由于德里是爱尔兰西北部的文化及活动焦点,球队的支持超越城市的边界,申延到四周的德里郡范围;邻近蒂龙郡利马瓦迪(Limavady)及斯特拉班(Strabane)及边界外的多尼戈尔郡地区亦有支持者。

德利城拥有无数球迷会组织,包括极端球迷及在爱尔兰本岛以外──主要为移民外地的德里居民。而德利城球迷与西北部同区的费恩夏普(FinnHarps)的球迷势成水火。球迷经常在看台上高唱“Undertones”乐队的《TeenageKicks》当作会歌。

德利城经常在流行文化中露面。在音乐的世界,德里的朋克摇滚乐队“TheUndertones”时常让德利城暴光,在他们1980年大热单曲《MyPerfectCousin》的唱片封套上印有一个穿着德利城球衣款式的手指足球(Subbuteo)玩偶;在歌曲的音乐录像中,主音歌手费格尔·夏基(FeargalSharkey)穿着红白球衣踢球或跳高顶球。同样地,在他们第二张单曲《GetOverYou》的封套上,可以看到德利城足球俱乐部的名称。

德利城亦曾经出现在电视萤光幕前,由于球队位于北爱尔兰而参加爱尔兰的联赛,故此常能吸引两方面广播机构的注意。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名为《您认为自己是谁?》(WhoDoYouThinkYouAre?)的纪录片中,纪录德利城在2006/07年欧洲足协杯第一圈对巴黎圣日耳曼的前夕,片集主题是协助《异世奇人》(DoctorWho)的演员大卫·田纳特(DavidTennant)追查家族根源,而他的外祖父阿尔奇·麦克李欧得(ArchieMcLeod)曾经是一名德利城球员,德利城付出不菲的薪酬将他从苏格兰带到德里,而麦克李欧得亦不负所托,成为队中首席射手,并在这里结识田纳特的外祖母。同样地,《足球焦点》(FootballFocus)亦在赛前及赛后介绍这场比赛。而德利城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后首场直播比赛于1996/97年赛季作客托尔卡公园球场(TolkaPark)对舒尔本(Shelbourne),这场比赛由爱尔兰电视台(RT)第二台进行现场直播,结果各一言和,加里·贝伦杰(GaryBeckett)为德利城射入一球。

另一媒体收音机亦曾利用德利城作为主题,2005年4月20日爱尔兰电台(RTRadio)第一台的《第一台纪录》(DocumentaryonOne)播出名为《蓝军与糖果间条》(TheBluesandtheCandyStripes)的节目,记述同年2月22日德利城历史性与连菲特(Linfield)进行友谊赛后的回响,这是两队自1969年1月25日后首次对赛,当年的比赛因场面失控,而于半场时由警方护送连菲特的球迷撤离白兰蒂威尔球场。2005年这场比赛是用作保安测试,由于两队拥有在政治上南辕北辙的球迷基础,将可能在翌年举行跨界的塞坦塔杯(SetantaCup)中相遇。

(LeagueofIreland):1988/89年、1996/97年;

(LeagueofIrelandFirstDivision):1986/87年;

1988/89年、1990/91年、1991/92年、1993/94年、1999/2000年、2005年、2006年[81]、2007年;

(LeagueofIrelandFirstDivisionShield):1

1931/32年、1932/33年、1933/34年、1934/35年、1935/36年、1936/37年、1938/39年、1953/54年、1959/60年、1961/62年、

1962/63年、1963/64年、1965/66年、1968/69年、1969/70年、1970/71年;

(NorthernIrelandIntermediateLeague):2

达伦·奎格雷(DarrenQuigley)杰拉德·多尔蒂(GerardDoherty)门将

埃迪·马凯林恩(EddieMcCallion)西恩·哈格恩(SeanHargan)

鲁艾德里·希金斯(RuaidhriHiggins)西埃兰·马丁(CiaránMartyn)

山姆·莫罗(SamMorrow)凯文·麦克休(KevinMcHugh)

现时仍然效力的比得·侯顿(PeterHutton)保持德利城在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最多上阵的纪录,自1990/91年赛季加盟以来曾两度离队再回归,直到2008年4月已达到600场;保罗·库伦(PaulCurran)以518场排名第二位,接着是西恩·哈格恩(SeanHargan)的422场。

德利城历来最高入球纪录是吉米·凯利(JimmyKelly)于1930年至1951年之间射入的363球;如单计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后,则为利亚姆·哥尔(LiamCoyle)于1988年至2003年之间上阵390场所射入的112球。德利城首名入球球员是彼得·柏克(PeterBurke)于1929年8月22日主场1-2负于格伦杜兰(Glentoran)的唯一入球。两天后,森美·库伦(SammyCurran)为球队射入首次帽子戏法,协助球队于一度落后1-5于作客波达丹(Portadown)的劣势下扳成平手,但仍于完场前再失一球而小负5-6[87]。1985年9月8日主场3-1击败家乡农场(HomeFarm),巴里·麦瑞蒂(BarryMcCreadie)射入的第一球是德利城加入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后首个入球;而首次帽子戏法于1985年12月15日由凯文·马洪(KevinMahon)在作客费恩夏普(FinnHarps)时射入。而射入德利城第1,000个联赛的荣誉由康诺·萨蒙(ConorSammon)在2008年5月9日对沙洛克流浪(ShamrockRovers)时造出。

德利城在爱尔兰足球联赛(LeagueofIreland)最大的负球比数是于1986年1月负于朗福镇(LongfordTown),战果为1-5;而联赛最大的胜球比数是在1986年10月以9-1大破戈尔韦(GalwayUnited)。而德利城从未曾在两个爱尔兰足球联赛中降级[62],更是爱尔兰足球联赛中两队曾夺得本土三冠王的球队之一。德利城于2006/07年欧洲足协杯第二圈外围赛在马瑟韦尔的菲尔公园球场以5-1击败格雷纳,是历来爱尔兰足球联赛球队在欧洲竞赛中作客最大的胜差。于2006年赛季德利城在不同的竞赛共作赛54场,打破早前1988/89年三冠赛季的49场旧每季最多作赛场次纪录。

在德利城加入爱尔兰联赛体系后白兰蒂威尔球场的最高入场观众纪录是1986年2月23日在爱尔兰足协杯(FAICup)第二圈对费恩夏普(FinnHarps)的比赛,共有9,800名球迷进场观战;而在爱尔兰足球联赛(IrishLeague)时期,有高达12,000名球迷在1929/30年赛季进场观看主场对连菲特(Linfield)的比赛。

夏中超]欧冠推荐:盘面利好 华沙军团克敌制胜

华沙是波兰超劲旅之一,球队上赛季成功达成联赛卫冕,呈现出势不可挡的姿态,在联赛结束后,华沙碾转多地展开热身赛,期间一直保持不败,可惜周中回国进行杯赛期间,华沙再度在波超杯中负于阿尔卡,连续多场不败的势头就此终结,这对球员士气来说必然有所影响;科克城是上赛季爱超打破登克尔克垄断的队伍,本赛季球队表现也十分出色,可惜在休赛期前,科克城陷入不胜困境,直到现在依然未能摆脱失利阴霾,本场科克城想要趁火打劫恐怕也不容易。

亚盘为华沙军团做出让球半的初盘,虽然华沙首回合以1比0作客得胜,但小胜的处境并不安稳,稍有不慎依然会有被反杀的危机,本场球队必定严阵以待,战意上值得信赖,各机构上盘水位低开,欧指主胜也在1.30以下,上盘各方面数据都处于安全范畴,既然如此,科克城vs华沙军团本场放心支持华沙军团赢球赢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特罗德

荣格化妆品产品

塑形海报 瑜伽海报 健身海报 极速塑形展架 形体线雕 减肥展架 医美展架 财富分享会 极速塑形 减肥塑身 瘦身海报 健身房展架 塑形招商展架 健身招商展架 会议展架 设计 广告设计 展板模板

米行彩页 精米彩页 精米粮油彩页 粮油彩页 米行开业 粮油开业 精米粮油开业 油 米 粮食 DM宣传单 广告设计

春季招生 春季班 春季招生宣传 火爆招生 培训班 暑假班 招生 招生海报 招生促销 冬季招生 招生图 招生宣传海报 招生广告 招生背景 招生素材 招生展架 招生宣传 招生活动 招生宣传单 招生单页 招生dm 招生主题 招生传单 招生吊旗 招生设计 招生展板 夏天招生 暑假班招生 夏季招生 全面招生 设计 广告设计 广告设计 300DPI PSD

美妆 彩妆 高端 化妆品 化妆品海报 化妆品广告 化妆品宣传单 红色化妆品 化妆品彩页 化妆品单页 微商 产品 化妆品DM单 设计 广告设计 广告设计 300DPI PSD

夏天 清凉一夏 海滩 游泳 夏季促销 夏季换新 优惠券 节日促销 设计 广告设计 海报设计 300DPI PSD

王品荣的个人简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王品荣简介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56年进紫砂工艺厂学徒,拜著名雕刻艺人任淦庭为师,从事紫砂陶刻装饰.

72年随南京艺术学院张道一教授学习陶瓷装饰,84年进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陶瓷系进修.87年飞红玉壶春等2件入选中南海紫光阁收藏.80年玉叶茶具由故宫博物馆收藏.90年被轻工业部授予从事工艺美术行业作出杰出贡献给予表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ncevillehawaiihotels.com/,容格